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謎蹤之國 > 第五卷 距離地表一萬米 第七話 神鐵

第五卷 距離地表一萬米 第七話 神鐵

    蘇聯人用物探儀器探測到深淵中的兩個鐵質物體,其輪廓近似人耳,仿佛是在這寂靜的地下世界中傾聽著神明的法喻。

    這兩個不可明狀的古老鐵質物體,奇跡般屹立于地底16000多米深的沙海中,眾人此刻切實接觸,仍是覺得萬分難以理解,任何主觀所見之物都屬抽象,抽象既為不真實,也許你能親自看到“真實”,卻未必能理解“真實”的意義。

    他們在百余米高的生鐵砣子下默立良久,一個個皆是啞然失色,這尊生硬冰冷的龐然大物,似乎已完全與黑暗融為一體,深沉壓抑的魄力使人驚心動魄,它帶有明顯被水侵蝕的痕跡,壁體上的波浪外觀,是縱相深裂紋與橫向洼洞的組合,卻并未銹蝕,仿佛每一處飽經滄桑消磨的印痕,都有一種難以解釋的神秘因素存在,斑斕的表面,暗示著時間的度量與年代的久遠。

    如果不是這么近距離的接觸,又未得知地底存在兩個體積相同的鐵質物體,司馬灰等人事先多半會將其視為迷航失蹤的“蘇聯Z-615潛水艇”,但在近前觀察,卻會發現它實在是太古老了,而且這個巨大無比的鐵質物體,并不是任何工業的產物,也不是司馬灰先前所想的“氫彈”,更確切的說,這只是一塊“鐵”,大概從“極淵”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它就存在于地底未曾移動。

    羅大舌頭看得乍舌不下:“要說這就是那艘裝備潛地火箭的蘇聯Z-615潛水艇。體積倒是差不多了,可它失蹤后怎么會出現在羅布泊荒漠之下?”

    司馬灰搖頭道:“你什么眼神,這肯定不是潛艇,第一極淵里的深水早就枯竭了,那艘蘇聯潛艇不可能自己冒出來,誰又見過豎著擱淺的潛水艇?再說這東西在地底下都生根了,不知道流沙下還埋著多大一截,應該從古至今就沒動過地方。”

    勝香鄰道:“只有隕鐵才不生銹。因為它具有石鐵兩種元素混雜,這或許是隕冰爆炸生成空洞時留下的碎片。”

    司馬灰以前聽勝香鄰提到過這一情況,知道隕冰并非來自高空,而是天地構造時包裹在地殼內部的冰云,密度很大,它在地幔與地殼間形成空洞的過程,有幾分接近先秦地理典籍中記載的“天地之大劫”。依舊時觀念所言,每隔多少多少萬年,天地間就有劫數輪回。等大數一到,整個閻浮世上,萬物皆盡,兩輪日月,一合乾坤,都將混為一體,而“極淵”內出現的黑霧,就是上次大劫所留。可盡管絞盡腦汁,還是很難想象。地底的隕鐵與“綠色墳墓”之間有什么關聯,它似乎與任何一個謎團都不相關。

    司馬灰心念一動,問眾人:“這隕鐵會不會具有某種人類難以窺測的力量?畢竟1958年中蘇聯合考察隊在接觸它的時候,全部遇難失蹤了。那22名成員一個也沒回來。”但現在看來,除了甚是巨大古老,也別無它異,這個鐵質物體本身就是隕鐵,它應該不會吃人,除非你自己拿腦袋去撞,那必定是一撞一個血窟窿。

    司馬灰越想越是不解,他讓羅大舌頭和通訊班長劉江河也盡可能提出自己的看法,眾人集思廣益也許就有頭緒了。從“三十四團屯墾農場”出發至此,一路經歷了多少艱難險阻,更有許多人付出了寶貴的生命,總不能就為了尋找這兩塊無聲無息的隕鐵。

    羅大舌頭瞪眼看了半天,最后無奈地說:“我自從聽宋地球講了馬王堆女尸出土的經過之后,真是激動不已,從那時候起就在我的心靈深處,埋下了從事考古工作的火種。可直到今天我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是那塊料,我羅大舌頭就是長了三個腦袋,也琢磨不出這倆大鐵砣子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通訊班長劉江河論遠不如司馬灰等人見多識廣,雖然除了震驚之外,也存有滿腹疑問,可他甚至不知道應該從何問起。

    四人商議了一陣,認為憑著照明距離20米的礦燈,無法窺探地底隕鐵的全貌,它的大部分都隱在黑暗深處,或許高處還有些別的東西存在。隕鐵上被海水侵蝕的裂痕極多,眾人分從各處攀援向上,仔細搜尋其中隱藏的秘密。

    司馬灰身手快捷,當先攀至高處,隱隱感到隕鐵雖系天然造化鑄就,可其輪廓間似有經過雕琢的痕跡,到得接近頂部之時,終于發覺這是一尊巨大的鐵人,兩眼都是深洞,可以容人進入,里面漆黑空寂,深不見底,也不知通往哪里。

    這尊矗立在死亡之海中的大鐵人,擁有比古老更古老的形態,以及無視滄桑變化的更毫無表情的古老面容,因空洞而更顯深邃的雙眼,千萬年來始終向著永恒的方向眺望,萬物皆在流動,唯一不變的可能只是變化本身。

    眾人探到此處,心下更覺驚異愈甚,誰能在地底鑄造這么龐大的鐵人?

    司馬灰推測“隕鐵”應該是亙古以來就生于原地,前人使用酸蠟對其進行腐蝕切割,看痕跡少說也有幾千年之久了。

    此時其余三人都已陸續攀了上來,到這里仿佛處在高塔之巔,穿云破霧,身凌虛空,漆黑中雖然看不見腳下深淺,但四周呼嘯的氣流,也足以令人心寒股栗。

    眾人提著電石燈向洞中照視,內部奇深難測,似乎這鐵人腹腔中空,里面可以容物,不禁起疑:“這里會不會關著什么妖魔?”

    羅大舌頭先端著步槍探進半個身子,然后縮回來報告說:“越往深處空間越大,根本看不到底。”

    司馬灰決定單槍匹馬下去看個究竟,便用繩子先將“電石燈”垂下,戴上“鯊魚鰓式防化呼吸器”,勝香鄰又將那支五四式軍用手槍遞給他防身。司馬灰接槍在手,當即解下背包來爬向深處,就見底部是個沒有出口的蝸形深洞,除了冰冷的隕鐵墻壁,沒有任何別的東西存在,但他舉起電石燈向四壁一照,頓時吃驚不小,那一瞬之間,恍然是再次置身于黃金蜘蛛城內留有“幽靈電波”的密室,滿壁都是奇形怪狀無法解讀的“夏朝龍印”。

    司馬灰定下神來看了幾眼,見電石燈白光灼目,就抬手摘掉防化呼吸器,招呼羅大舌頭等人下來,那三人見了滿壁謎文,也皆是駭異難言。

    司馬灰等人想起宋地球曾說過,最古老的文字并非甲骨文,而是“夏朝龍印”,它出現于殷商之前,秦漢時稱緬甸地區為“滅火國”,其人不識火性,穿黑水,居地窮。那座比占婆王朝早了千年的“地窮宮”,最早的主人就是滅火國,地窮宮被法國駐印度支那考察團命名為“泥盆紀遺物”,它曾經在地底被大水淹沒,千年后又被占婆王改建為“黃金蜘蛛城”,所以滅火國除了一間密室中的神秘符號之外,沒給后世留下任何蹤跡,只能根據“夏朝龍印”推測滅火國曾是中原古文明的一脈分支。

    這地底沙海中的鐵人內部存在“夏朝龍印”,莫非它是滅火國的遺跡?司馬灰猜測說:“這地方算是古西域了,或許是某個胡神也未可知。”

    勝香鄰說應該沒有這么簡單,滅火國在歷史上留下的記載少得可憐,而極淵內的大鐵人更是沒有任何人知道,咱們只能根據現有的線索設想,夏朝龍印這個消逝已久的古老文明,曾有一脈分支,經過千百年的遷移,最終分布于西域和緬甸,他們像是為了要躲避什么才居于地底。

    司馬灰說不一定是躲避什么,也可能是為了保守某些不可示人的古老信息,據說占婆王古城的密室中,隱藏著一個關于“通道”的秘密,或許“綠色墳墓”這個組織就是想找到這條通道,因為宋地球也曾透露過,“綠色墳墓”是一個接近地心的未知區域,遠比處在地殼與地幔之間的極淵更深,從來無人能夠抵達,咱們現在需要知道的是這條“通道”在哪,它的盡頭又存在著什么東西,掌握了這些線索,就不難查明“綠色墳墓”的背景和動機了,可失傳千年的“夏朝龍印”,幾乎是一個不可逾越的噩夢,現在除了“綠色墳墓”的首腦,世界上再沒有任何人能解讀其中隱藏的秘密。

    羅大舌頭對司馬灰說:“要按你這么分析,那可真是邪了,既然存在于地底沙海中的大鐵人,對咱考古隊毫無實際意義,那田克強為什么還要不惜代價來阻撓咱們的行動,他總不會吃飽了撐的閑得難受吧?”

    司馬灰又何嘗沒有想到此處,可沉默矗立于沙海深處的隕鐵,除了內部留有謎一般的神秘符號,好像也沒別的秘密可言了。

    這時勝香鄰好像突然察覺到了什么,快速攀上洞口,凝望著深邃無邊的黑暗。

    司馬灰等人也跟了上去,只見四周黑茫茫的,實不知有什么可看,就問勝香鄰:“你在看什么呢?”

    勝香鄰說:“這里以前曾是黑洞般波濤洶涌的深淵,連鯨群都會迷失難返,而露出海面的隕鐵聳立如燈塔,億萬年來始終屹立不動,它也許正是古人用來在地底導航的標志。”

    http://www.awzgz.icu/mizongzhiguo/10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