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光影傳說1龍脈傳奇 > 第四卷 血色愛神節篇 第二十四章 拄琴老嫗(1)

第四卷 血色愛神節篇 第二十四章 拄琴老嫗(1)

    好不容易清理完了四盤殘羹冷飯,陽皓輝洗完了碗,晃悠悠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人一足食就難免犯困,更不用說嗜睡如命的他了。好不容易放假了,催他修煉的人走了,陪他修煉的人也回家了。難得的清閑時光,他連衣服都懶得換,一頭倒在自己那張還挺柔軟的床上。可把臉埋在枕頭里半晌,陽皓輝卻睡不著。

    太安靜了,連浴室里水龍頭滴水的回響都聽得見。現在想想,陽皓輝才突然發覺夜音宮真挺大的,大的像是自己原本那棟老別墅。

    放在平時,白天的夜音宮是不可能這么安靜的。會有沉重的鑿墻聲,那是韓世壕正在地下訓練房舉盾撞墻健身;會有隱隱傳來的鶯聲燕語,那是隔壁仨姑娘在不厭其煩的討論今年流行的裙款;也會有雷鳴聲,這個比較慘,是塞德爾懲罰上課睡覺的風浩耕。

    大家都走了,可空氣中還是滿滿的,還未消散的他人的體溫。他一向喜靜,一直對那些噪音深惡痛絕。不知何時,卻開始有點懷念那些聲音了。

    屋外小雪飛飛,但不妨礙陽光明媚。他又爬了起來,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宿舍里“斷電”了好一會兒,難得舍得花錢叫了食宴宮的一份外賣。炸牛駝肉,烤鵝雙份,什錦沙拉大碗,一桶麥酒,一如實戰課前一晚的那頓夜宵,自己隨手拿過床邊的一本書,邊看邊一個人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

    宿舍門被大剌剌的打開,陽皓輝叼著一根烤鵝腿訝異的看過去,墨萌正站在門口。

    一個圓柱形的玻璃杯扔了過來,陽皓輝熟門熟路的接住杯子,看了看杯子里的水果:“火龍果和香蕉,今天的搭配也很奇怪。”

    “要減肥,這可是最近很流行的減肥餐。”墨萌笑嘻嘻的蹦進屋子里。

    “進門換鞋。”

    “哦。”墨萌乖乖的退回門邊,拿過門口鞋柜里的一雙棉拖。

    陽皓輝自身總是一副邋邋遢遢的樣子,房間也很亂,滿地都是各種各樣的書籍。但神奇

    的是并不臟,甚至可以說是一塵不染。都住在一起互相之間難免串門,陽皓輝給每個人都準備了一雙進屋的拖鞋。墨萌拎著棉拖又是一笑,冬天地冷,原本夏天的涼拖全換了一遍,陽皓輝總是事無巨細。

    陽皓輝搖搖頭表示無奈,抓著玻璃杯的那只手臂光紋浮現,高速的搖動起了裝有水果的玻璃杯。

    除了“斷電”,陽皓輝在幽靈班諢名不少,不過都不怎么霸氣。韓世壕偶爾會叫他“人形搖搖燈”,葉若花會叫他“妹夫”,風浩耕叫他“廚子”。實在是因為陽皓輝太過多才,大家的生活起居他一人就能打點的妥妥當當。連一向老實的藍波柔都會偶爾感嘆:“陽皓輝同學,太好用了。”

    對墨萌來說,陽皓輝的新功能就是“榨汁機”,每每臨睡前或者早晨起床墨萌都會讓他幫忙打一杯果汁,“神行”真的是一個居家旅行方便快捷的好元技。

    手搖了足有一分鐘,玻璃杯里的兩種果實徹底化成了泥,陽皓輝拿過床頭的水杯兌了點熱水,又加了幾塊冰糖——他平時就把常用的東西放在床邊,又搖了小半分鐘,這才扔回給墨萌。

    坐在椅子上等候多時的墨萌接過去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舔舔嘴唇:“好喝。”

    “還有吃的,沒吃早飯,你也吃點。”陽皓輝點的兩人份,正好多了個大胃王。墨萌也不客氣,也學著陽皓輝的模樣叼起一根烤鵝腿啃。

    “怎么還沒走?放假不回家嗎?”陽皓輝問。

    “不急,想多呆會,陽哥哥你呢?”墨萌回問。

    “我能去哪?”陽皓輝翻過一頁書,眼皮都沒抬。

    墨萌愣了愣,突然發現自己說錯了話。陽皓輝是另一個世界的人目前只有她清楚,他其實肯定也很想回家,但是他真正的家,卻遠在另外的世界。

    “在這里你不是認識一個叫漢克的叔叔嗎?不想回去看看嗎?”陽皓輝在這里的過往早就抽過時間和她講過七七八八了,墨萌說。

    陽皓輝遞給她一張信紙。

    小輝:

    見信好。

    通訊螺的粉末抹在信封上了,可以對螺。

    帶著孩子們出去玩了,勿念。

    多聯絡,都很好。

    元歷619年1月29日

    漢克.阿波桓

    “噗。”墨萌沒忍住樂了,她把信折好又遞了回去,“你不是說這個叔叔是話癆嗎?寫信卻這么簡單。”

    “他們要去北元界玩一個月,所以我回去了也沒人。”陽皓輝說。

    “啊……有點可憐。”說著墨萌伸手去摸陽皓輝的頭,“不哭不哭,痛痛飛走咯。”

    陽皓輝的腦袋被呼嚕的左搖右擺,不過沒反抗,還是自顧自的看書。眼看陽皓輝沒什么反應,墨萌也懶得開玩笑了,搬著屁股下的椅子挪到了陽皓輝床邊,從旅行戒里掏出一本書看看畫畫。

    這是一本樹皮已經泛黃的老書,皮革制的封面,陽皓輝不止一次見過墨萌捧在手里看。聽墨萌自己說過,當時在原本世界她死也不換那身乞丐服就是因為懷里揣著這本書,看樣子她應該相當珍惜。以墨萌的性子陽皓輝實在很難想象她會安靜的捧著本書看,不禁有些好奇內容。再加上他愛好看書,不止一次想要借閱,可一向聽他話的墨萌卻在這件事上堅定不移,誰問都不借,摸摸都不行。久而久之,他也不提這茬了。

    但好奇心還是難免會有,因為這本書的書名叫《死志》。這么陰暗向的名字陽皓輝實在難以把他和墨萌的形象聯系在一起,后來墨萌解釋這是本她從小鐘愛的恐怖小說,不適宜陽皓輝這個年齡段孩子的心理健康。

    也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立場說的這個話,明明比自己還小一歲。

    你翻一頁我翻一頁,兩人看書的翻頁聲漸漸重疊在一起。陽皓輝和墨萌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聊完兩句就會開始各做各的,不過不稍半刻,又一個新的話題會從墨萌嘴里跳出來。

    墨萌邊翻頁邊哼著不知名的曲調歡快的小曲,陽光斜斜的透過窗沿,把她的側臉映的明晰紅潤。翻書聲和哼歌聲都有點吵,哪怕看書墨萌也不是個靜的下來的人。可聽著聽著,陽皓輝原本空落落的心居然慢慢平靜了下來,夜音宮也似乎沒有剛才感覺那么大了。

    “看完啦,滿足。”還沒五分鐘,墨萌又把書收了回去。

    果不其然,另一個話題要開始了。

    “正好,大家都不在,有事要問你。”陽皓輝猶豫了一下,也把書合上,從睡姿轉換成坐姿,這次難得是他先開了話題口。

    墨萌眨眨眼,默默的挺直腰板坐好。因為陽皓輝的表情難得嚴肅,她下意識坐的像個等待舉手發言的好學生。

    “哈依,陽老師請說,墨萌定知無不言。”她還真像模像樣的舉起了手。

    “你在我家番追多了嗎……別學日本人。”陽皓輝直視墨萌烏溜溜的大眼睛,“我該怎么回去?”

    前一陣忙于期末考,大家都很忙,也怕假失憶的事情敗露,陽皓輝一直忍著沒提。今天正好放假,和墨萌有了獨處的機會,問出了他憋了許久的問題。

    “一猜就是這個。”墨萌點點頭。

    “方便說嗎?”陽皓輝問。

    事關重大,為什么會來到天元界?墨萌到底是什么人?他的父母又在哪里?該怎么回去?目前陽皓輝所知的一切情報都集中在他眼前這個女孩身上。但也因為事關重大,陽皓輝擔心墨萌會有什么難言之隱。

    “嗯……感覺要說的有點多。”墨萌支著腦袋想了一會兒,“陽哥哥你問一個我答一個吧,我不知道該從哪里開始說。”

    墨萌的回答讓陽皓輝松了口氣:“先說下你是怎么到……那邊的吧,我比較好奇這個,你沒遇到我之前應該也沒見過‘鑰匙’。”他晃了晃手里的六角水晶,“換句話說,要么天元界這邊還有另一把鑰匙,要么你去那邊用的就不是這個方法。”

    “確實不是,不過故事有點長,起源是一封信。”墨萌說。

    “信?”

    “對的,一封宣戰公告。”墨萌點頭,“我還要和你道個歉陽哥哥,剛遇到你時,出于對我自身安全的考慮,我告訴你我沒有家人,但其實并不是這樣,我出生于一個衛吏世家。”

    “這邊的很多家族世代從事衛吏,我明白。”陽皓輝也不是初來乍到的小白了,“而且我剛遇見你的時候也說過自己姓劉,扯平了。話說你沒有復姓,姓墨的衛吏世家……”

    “我爸爸叫墨業,綽號‘吞星’。”墨萌說。

    “吞星?”陽皓輝咀嚼了這個名稱好一會,嚇得差點沒從床上蹦起來,“吞星墨業??四帝之一?!”

    先前與夜音的那次談話他就聽說過這位大能的名號,只是并沒在意。那種傳說級的人物實在距離自己太遙遠了,況且夜音也沒有韓世壕那種介紹之余還要再寫一遍名字的嚴謹,他權當是“莫”或者“末”這種多音字。現在想想,墨業墨萌……他第一個遇見的天元界原住民居然當今最強四人之一家中的大小姐!

    “是啊,不過他是他,我是我。”要放在平時墨萌肯定會叉起腰說“厲害吧厲害吧”的這種話,但她語氣很淡,似乎有些抵觸提起自己父親的名號。

    “難怪你會選擇衛吏專業的大學宮,也難怪你連入學考都不用。“陽皓輝沉思,“說回信吧,能給四帝發宣戰公告……寫信人是誰?”

    “并不能具體到某個人,而是一個組織,落款只有一個圖形。”墨萌從桌邊拿過一張紙和一支銀角筆,畫了個十字和圈組成的圖案,又在這個奇異圖案的圓心涂上了個點。

    “這是什么?”陽皓輝看著眼熟。

    “陽哥哥你來這不久,可能還不太清楚,這是衛吏工會的標志。”墨萌把有圖案的一面沖向陽皓輝,用筆尖分別在被十字分割的圓形四角挨個點了一遍,“圓形代表天元界,每個四分之一的圓代表著目前的四個元界。至于中心那個點,不用我說你也明白。”

    “中元界,五界之首。”陽皓輝點頭,“落款是衛吏工會?”

    墨萌搖頭,突然又在原本的工會圖案上添上了兩筆,是一個斜過來的十字:“是這個,目前天元界最大的犯罪組織,‘影武’。”

    “這是個在近些年前突然崛起的新興犯罪組織,組織規模極大。組織人數超過300萬,包含了五大元界,所有中立區的大部分罪犯。搶劫、殺人、強奸、甚至于人口買賣和販賣罌粟,無惡不作。是天元界公認的,唯一有實力可以正面抗衡光明聯盟的犯罪組織。”墨萌又點了點紙上的新圖案,“這就是影武組織的標志,這兩道新添的十字其實真正的含義是‘爪痕’,他們自封‘撕裂天元界的利爪’。”

    “光盟,影武,倒是搭對。“陽皓輝說,“現在可以理解了,影武對你父親宣戰?”

    “是對中元界,對光盟。信上沒什么特殊內容,大體意思是他們將會對光盟總部發動一次大規模的襲擊活動,有本事就來阻止我們之類的,總之很囂張。”墨萌撇撇嘴,她是個只準自己囂張的主,眼里從來容不得別人囂張。

    “然后呢?”

    “還能怎么樣,四帝之一也是受中元界管理的,自然有保衛的職責。父親決定參展,我是他的女兒,自然也要去了。不過說來奇怪,影武雖然規模大,但其實行事一直很低調,這么光明正大的找事還是第一次。”墨萌攤攤手。

    “你……11歲參戰?”陽皓輝回想起了她拿著根木棍就敢劫持自己的身手,登時明了。

    “是啊,我很強的,殺了不少壞蛋哦。”墨萌笑笑。

    陽皓輝看著墨萌,這個小女孩笑的云淡風輕。但他明白其實墨萌省略了很多細節,因為她不想讓自己擔心。他也經歷了不少戰斗,深知隱藏在戰斗這個熱血詞語下的血腥殘酷。明明墨萌還比自己小上一歲,卻已經要舉刀殺敵還能淡然講述。血腥味和嘶吼聲充斥的戰場上,一個11歲的女孩一人一刀,沖鋒陷陣……他又沒由得想起了平日里那個愛哭愛鬧的墨萌,突然心里一陣揪起的疼。

    “再有這事,告訴我。”他突然說。

    墨萌愣了愣,她看著陽皓輝的目光,乖乖的”嗯“了一聲。

    “再然后呢?”陽皓輝帶過了這個話題。

    http://www.awzgz.icu/guangyingchuanshuo1longmaichuanqi/90682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