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諜海獵影 > 第五二七章 宴請

第五二七章 宴請

    “配合調查,也是應有之意!”趙金山狀似沉痛的嘆了一口氣,“不為受傷,我也確實有過!”

    上了車之后,趙金山又朝著馬春風抱了抱拳“想必這位便是馬處長,常聽大名,今日才得幸一見!”

    “你在哪里聽過我?”馬春風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

    趙金山頓了一下,又笑道,“自然是聽世銳與不為提起的……”

    馬春風只是嗯了一聲,再不說話了。

    趙金山笑了笑,又坐正了身體。

    他感覺馬春風身上的威勢比趙世銳的還要重。

    小車沒有去特務處,而是直接開到了警察廳。

    趙金山到此時才知道,此次是特務處與警察廳偵察處聯合辦案,主要由馬春風負責。

    甚至連趙世銳都被當成了涉案人員?

    趙金山暗暗的心驚,同時心里也越來越沉。

    他沒想到,谷振龍對方不為竟然重視到了如此程度。

    到了訊問室,趙金山又看到了正在接受訊問的肖敬剛。

    事先早有安排,趙金山自然不慌不忙,回答的有條不紊。

    問完之后,馬春風又將趙金山的供述與肖敬剛的一做對比,疑點全部集中到了負責主要的裝修活計的兩個木匠身上。

    馬春風不由的冷笑了幾聲。

    不用想,這兩個木匠肯定已被滅了口。

    調查自然是假的,一是暗度陳倉,借個由頭將趙金山關兩天,等再放他出去,針對方不為家人安全的布置也完成了。

    第二自然是拾遺補漏。

    出了這么大的事,這火還燒的這般蹊蹺,于情于理,都必須要查一下。

    至少不會因此而讓日本人起疑。

    問完之后,馬春風以還需審查為由,將趙金山當場羈留。

    不是關押,而是形似軟禁。

    “金山兄,委屈你了!”趙世銳愧疚的說道,“要有什么不合意的地方,你隨時跟我說……”

    趙世銳親自將趙金山送到了羈押室。

    一抹兇光從趙金山的眼中一閃而逝。

    還真讓小田給說準了。

    “意外而已,怎么整的火像是我放的一樣?”趙金山帶著一絲怒氣道。

    “問題受了傷的是方不為,這問題就大了!”趙世銳自嘲的說道,“要是換成我,最多也就過問幾句罷了……”

    趙世銳搖頭的功夫,趙金山眼睛猛的一瞇,不敢置信的看著趙世銳的左臉“世銳兄,這是怎么會事?”

    趙世銳的臉有些浮腫,上面印著四個指頭印,清清楚楚。

    在樓下和車里的時候,燈光不怎么亮,所以趙金山才沒發現。

    “還能怎么樣,挨打了唄!”趙世銳苦笑道,“誰讓我非要拉著方不為喝酒,不然也不會出現意外……”

    這一巴掌是陳超打的,而且卯足了勁。

    說是不讓他受點苦頭,趙金山肯定會起疑。

    趙世銳明知道陳超在挾機泄憤,卻無技可施。

    這一巴掌,他也挨的心甘情愿。

    不讓陳超把火發出來,天知道還會找什么由頭收拾自己。

    趙金山的心里狠狠的震了一下。

    他發現,自己嚴重低估了方不為在谷振龍心目中的重要程度。

    “好了,你早些歇著吧,我就在隔壁,有事你喊我……”

    “連你也被關起來了?”趙金山驚道。

    “也不算被關,但審查是必須要過的!”趙世銳嘆道,“這一次是老賬新賬一起算!”

    “不說了,還得去寫審查報告,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過關……”趙世銳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落莫的離開了房間。

    等趙世銳出門,趙金山的臉色頓時陰冷下來。

    事態比他所想象的嚴重了許多。

    ……

    有吉明剛起床,小田便將一份情報送到了他的辦公室。

    “閣下,大蛇被警察廳羈押了!”

    有吉明驚詫的看了一眼小田,小田又回道“是因為方宅失火一事!”

    拿起情報快速的看了一遍,有吉明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八嘎!”

    計劃之初,有吉明是不太同意趙金山火燒方宅的方案的,但趙金山信誓旦旦的保證,不會出現意外。再加是情急之間,確實想不出更為合理的方案,有吉明便勉強答應了。

    但誰也沒想到,南京特務機構竟然因為起火的速度太快,從而起了疑心。

    “我當時讓你警告他,你沒有做?”有吉明冷聲問道。

    小田猛的低下了頭“我不止一次提醒過他,量不要太大,不要造成真的意外……”

    有吉明的眼神越來越冷。

    “大蛇君說他早已做好了安排,從警察廳傳來的情報來看,也確實如此。最多關押幾天,就會被釋放……”小田解釋道。

    “這不是關幾天的問題!”有吉明瞇著眼睛說道,“他多次出現在南京特務機構的視線之內,還且與趙世銳、方不為這樣的特務機構精英來往密切,遲早都會引起關注。

    若是沒有這兩次關押,還可以暫時潛伏,但他這兩次被關押的時間,都在最關鍵,最敏感的時候,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讓南京特務部門生疑……他不能再留在南京了!”

    有吉明斬釘截鐵的說道。

    小田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以我的名義,向板垣機關長閣下發報請示,請他盡快落實接替人選……”有吉明又說道。

    “嗨!”小田重重的應了一聲。

    ……

    臨出門之前,谷振龍先去了一趟大牢。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方不為的手銬解了,但地方也換了。

    從土牢換到了鐵牢。

    但至少能躺著睡覺了。

    “陳江此人心性如何?”谷振龍直接了當的問道。

    怎么突然問起了這個?

    方不為狐疑的看著谷振龍。

    “快說!”谷振龍冷哼道。

    “賢良方正,達時通變……”方不為回道。

    “那說來并非死板之人?”

    方不為點了點頭。

    “他夫人呢?”

    “溫柔賢淑,通性達理……”

    “那就好!”谷振龍點了點頭。

    他剛剛往前邁了一步,又回過頭來,不放心的問了一句“他家里誰做主?”

    方不為更加的疑惑了。

    谷振龍這是要干什么?

    “你給老子快一點!”谷振龍瞪眼罵道。

    “自然是陳伯父!”方不為回道,“但遇事不決的時候,他常會問心然……”

    “嗯?”谷振龍拖長了音,詫異的看了方不為一眼。

    “心然是女兒身,男兒性,心思慎密,做事也果決,陳伯父對她不是一般的喜愛……”方不為又說道。

    谷振龍盯著方不為看了好久才憋出了一句話“既然是掌上明珠,怎么舍得嫁給你這樣的狗東西?陳江的眼睛瞎了?”

    方不為當即便黑了臉。

    “你可不要騙老子?”臨走的時候,谷振龍又不放心警告了一句。

    方不為哭笑不得,同時心中也生出了一絲警惕“司令準備做什么?”

    “老子做事,還要給你交待?”谷振龍大眼一翻。

    “那我什么時候出去?”方不為抓著鐵柵欄,朝谷振龍的背影喊道。

    “等你真正知道錯了的時候再說……”

    谷振龍頭都不回的說道。

    方不為急的抓耳撓腮。

    這錯可不好認。

    他很清楚,谷振龍這一次是真當真了,自己保證的每一句話,都得付諸行動,再不可能有之前隨便糊弄一下,就會讓自己應付過去的情形發生。

    方不為有些傻眼。

    “還有讓女兒做主家事的?幸虧老子多問了一句……”

    坐上車,谷振龍都還在暗自嘀咕。

    他也算想明白了,陳江這樣的家世,為什么會同意讓陳心然嫁給方不為了。

    這樣的事情在谷振龍看來,確實是奇事一樁。

    谷振龍的性格有些奇特,他留洋八年,對新鮮事物的接受能力相當快,不然也練不出憲兵序列的這些精兵。

    但在一些方面,他又無比傳統,幾乎到了認死理的程度。

    比如禮法。

    有一次,他回貴州老家,警衛營長連志齊隨行護衛。

    也不知谷振龍的老爹怎么和連志齊看對了眼,非要請他喝酒。

    連志齊硬是被谷振龍逼上了桌,一場酒喝下來,光冷汗就嚇出了好幾斤。

    因為谷振龍執晚輩禮,一直站在桌邊布菜倒酒,從頭到尾沒上桌。

    連志齊沒被嚇暈過去,都算不錯了。

    ……

    谷振龍盛情相邀,肖在明自然不會推辭。

    其實他們留在醫院也沒有什么用。

    谷振龍鄭重交待過,不管是醫生還是藥物,更或是護理人員,醫院都配的是最好的。

    他們最多也就是過問兩句,安安心。

    看到陳心然的時候,谷振龍很是盯著看了好一會。

    陳心然不是一般的女孩,自然沒有什么嬌羞造作,表現的很是坦然。

    “好,果真有幾分英氣!”谷振龍贊道。

    他好星相命術,喜以面相人,這一番觀察,又讓他對陳心然高看了一分。

    谷振龍怎么看,都覺的陳心然是旺夫之命,且貴不可言。

    “坐,不用客氣!”谷振龍又轉過頭來招呼著其他人。

    方不為剛剛出了事,其他人想開心也開心不起來,只能硬是擠出幾絲笑容。

    “司令,不知方小兄弟的傷情如何?”于二君一臉擔憂的問道。

    “吉人自有天象,老先生請放心!”谷振龍爽朗的笑道,然后又轉向其他人“諸位也不用擔心!”

    

    http://www.awzgz.icu/diehaixiying/91018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