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369章 多謝打賞

第369章 多謝打賞

    湊近一看,方露白才發現他的嘴中咬著一只玫瑰花,暗紅色的玫瑰被他咬在嘴上,異常安靜的跪在地上,那個男人宛若一只哈巴狗一樣,眼巴巴的看著里面。

    里面的人似乎發現有人進來,于是將手中的東西一扔,一聲慘叫過后,一道人影從中走來。

    只見一個身高一米七七左右的女人,身上披著一張薄薄的毯子,緩緩的從從紗帳后走到外面。

    “花瓶,來人了為什么不告訴我?”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前面傳來,旁邊的那個男人打了一個寒顫,隨后學了一聲狗叫。

    “現在知道叫了?一會兒要你好看。”女人隨意的說道,隨后她看見了站在前面的李文兵,她從柜子上隨意的摸著,隨后一道火光閃過,她坐在沙發上,散漫的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我好像沒點過其它服務吧?”

    李文兵平靜的說道:“譚老板剛剛交代我們,讓我們送瓶紅酒,給您助助興。”

    “譚老板?”女人坐在沙發上,似乎在沉思,隨后擺了下手:“替我謝謝你們譚老板,東西放這就行,沒別的事你們先離開吧。”

    “好的。”李文兵彎了下腰,隨后示意方露白將餐車推來。

    緩緩的推著餐車,方露白的頭一直對著地板,但眼睛卻時不時掃向那道身影,仔細的打量著她。

    將餐車推到旁邊,柔和的燈光照在她的身上,一條米黃色的毯子將她的身子裹了個嚴嚴實實,左手中的香煙還在燃燒,淡淡的煙草味兒彌漫了整個房間。

    “祝您玩的愉快。”李文兵將東西放在桌上,轉身就想朝外走去。

    方露白暗叫可惜,如果能再湊近一點,他就能看清那張隱藏在陰暗中的面孔,這對他的分析至關重要。

    走到房門處,那個男人朝旁邊靠了靠,絲毫沒有站起身的意思。兩人剛想離開,房間內卻傳來她的聲音:“等等。”

    方露白停下腳步,李文兵卻渾身一震,顯得有些吃驚,他穩了穩神,小心翼翼的問著那個女人:“您還有別的事么?”

    只聽見幾聲沉悶的聲響,她似乎將什么東西扔到了門口,隨后她懶洋洋的說道:“賞你們的,干的不錯。”

    李文兵長出了口氣:“多謝打賞。”隨后他彎腰將硬幣一一撿起,放在了口袋中。

    “花瓶,過來和我玩玩。”慵懶的聲音再次傳來,跪在門口的那個男人精神一震,興高采烈的叫了一聲,咬著玫瑰花就朝里面爬去。

    站在后面,方露白這才看見在他的*深處,竟然還插著一支花,李文兵見方露白楞在原地,連忙推了他一下,兩人快速走出了房間。

    “呼,剛剛真的好險。”李文兵用袖子擦了下額頭,有些心虛的說道。

    “好險?”方露白正在回想著剛剛的那個聲音,聽他說出這個詞,于是不解的看著他。

    “還好屋子里有兩個人,如果他讓我們留下來......”說完后,他用手指了指房門,又指了指方露白。

    想到剛剛跪在門口的那個男人,方露白頓時覺得有些惡心,渾身上下泛起一層雞皮疙瘩。

    “不過這個女人出手真的很闊綽啊!”李文兵伸手將那幾枚硬幣捏在手心中,不禁感慨道。

    看著那幾個紅色的硬幣,方露白忍不住問道:“這幾個籌碼能值多少錢?”

    李文兵笑了一聲:“這可比你一個月的薪水還要高。”

    將外套隨手扔在車上,方露白將衣扣解開,被束縛的胸膛頓時舒服了許多,兩人將餐車扔進那間暗房,李文兵有些隨意的將問著方露白:“那個女人是你要找的人么?”

    方露白沉吟道:“暫時還不確定,但根據我們的分析來看,這個人很符合,能不能將她偷偷控制住?”

    “這個不行。”李文兵直接否決了方露白的請求,但他好像意識到有些不妥,于是改口道:“你不能在我這里進行抓捕,如果走漏了風聲,我剛剛布置的計劃就要泡湯了。”

    “計劃?難道省廳讓你留在這里,還有其余任務安排?”方露白有些狐疑的問道。

    李文兵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連忙揮舞著手,似乎是怕自己再多說半個字,索性他閉上了嘴,對此事只字不提。

    看來這其中真的有什么機密任務。方露白有不打算深問,將自己的外套換好,兩人朝外走去。

    走到三樓,恰好遇見剛回來的二人,周六見方露白和李文兵從樓上走來,有些緊張的問道:“你干嘛去了?”

    見周六一臉敵意的看著李文兵,方露白略帶抱歉的笑道:“我剛剛和安老板取了些資料。”

    “你就不能等我們回來?”

    聽到這,方露白干脆閉上了嘴,如果再和她討論下去,恐怕會變的更加混亂,身后的老譚從懷中拿出一個牛皮紙袋,將它交給李文兵,快步朝樓梯走去,古娜見氣氛有些尷尬,連忙和周六說道:“好了,先回去吃東西吧,一會兒都涼了。”

    聽到古娜的建議,周六這才拎著東西朝病房走去,但她絲毫沒有等待幾人的意思,古娜連忙跟上,兩個男人無奈的跟在后面,不敢繼續廢話。

    見周六只買了些簡單的快餐,李文兵有些猶豫的問道:“用不用通知后廚幫你們準備點東西?”

    方露白可不想吃人嘴軟,一邊嚼著米飯一邊搖頭,他似乎猜到了方露白的顧慮,只好從飲水機旁端來幾杯熱水放在三人面前。

    “喝點水不算違反紀律吧?”李文兵右手握著一次性紙杯,面帶微笑問著方露白。

    方露白略顯尷尬的拿起紙杯,想喝點水緩解下口渴,但熱水瞬間灌進口腔,一股劇烈的灼痛感頓時從舌頭傳來,他連忙將水吐回杯子,略顯狼狽的用紙擦了擦嘴。

    “怎么了?”剛剛有些走神的李文兵并沒看見方露白的舉動,見他如此激烈的晃著頭,不由得問道。

    “沒什么,剛剛吃到了辣椒,現在好多了,檔案被放哪兒了?”方露白含糊不清的問著他。

    將手伸到背后,他從包里將那份牛皮紙袋拿在手中:“噥,能給你看的,都在這,其它的詳細資料你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9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