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357章 找什么

第357章 找什么

    “你怎么樣,沒事吧!”吳文輝仔細的看著方露白,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

    “你說什么?大點聲!”方露白的耳朵此時只能聽見一陣鳴響,對于吳文輝所說的話一點也聽不清。

    還好是虛驚一場,沒出現什么傷亡,如果發現的再晚幾分鐘,恐怕這周圍的人都會受到波及。

    “帶他到醫院,一定要仔細的確診一遍!”吳文輝將不遠處的包正叫來,隨后和包正吩咐道。

    聽完后,包正直接抓起了方露白的手腕,想將他帶到醫院,可方露白卻靈活的掙脫了包正的束縛,轉而朝剛剛爆炸的地點跑了過去。

    只見他在原地彎下了腰,似乎找著什么東西,隨后他有些失望的朝他走來。

    “他在找什么?”吳文輝疑惑的問著包正。

    對于方露白反常的舉動,包正也不知道,見方露白走了回來,包正直接鉗住方露白的手腕,將他拉上不遠處的車內。

    包正坐在前面開著車,方露白卻一直低著頭不知在干什么。包正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方露白,方露白警覺的抬起了頭,有些不滿的看著包正。隨后包正收回了目光,專心的開著車。

    “只不過是短暫的耳鳴,沒什么大礙,注意保護耳朵,不要再受刺激,否則容易造成耳蝸內出血。”醫生簡單的看了幾眼,隨后就讓包正去大廳取藥。

    看著手里的那枚硬幣,方露白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這究竟有什么寓意。

    “發什么呆呢?”包正將手中的藥塞給方露白,方露白吃完之后,抬頭看著走廊。

    “回去吧,現在已經恢復不少了。”方露白活動了一下身子,示意包正離開這里。

    “能聽見我說話么?”包正小聲的嘟囔道。

    “我還不聾。”方露白笑了一聲,兩人轉而上了車。

    眾人早就在辦公室里討論的熱火朝天的,見方露白和包正推門而入,眾人只是掃了一眼,隨后又討論著案子。

    “怎么樣,那個紙箱上留沒留下什么痕跡?”方露白用手肘碰了下魯竹,小聲詢問著他。

    “上面有很多指紋,那個箱子應該是隨手撿來的。”魯竹小聲的和回答著方露白。

    “外面的那個*呢?”

    “被拉到一個山上引爆了,不過里面的*成分已經被分析出來,是很普通的*,應該是因為威力不大,所以用量才會那么多。根據兩名拆彈專家的分析,恐怕外面的*只是起到掩飾的作用,真正的*就是鬧鐘里的那枚。”包正小聲的和方露白講著,眼睛還時不時的掃視著眾人。

    聽著兩名拆彈者正在分析著*當中的重量以及為力,方露白大聲的問著:“鐘表里*的成分能分析出來么?”

    兩人的目光紛紛看向方露白,方露白這才意識到自己說話的聲音可能有些大,他連忙閉上嘴,坐在椅子上看著兩人。

    “外部*的成分已經被分析出來,是*,至于被你扔進湖里的那枚...沒有留下任何東西,所以不能確定。”

    “不能確定,那就是有所猜測了?根據爆炸的威力能大致猜出是什么成份么?”

    那個那人看了眼方露白,隨后將目光轉向了吳文輝,吳文輝有些理解的說道:“沒關系,老趙,繼續說。”

    他點了一下頭:“根據當時爆炸的威力來判斷,鬧鐘里裝的,很可能是膠質*,爆炸的威力足以將一個間房間炸毀。”

    聽完之后,方露白若有所思的點了一下頭,一人走出了會議室。

    回到辦公室,他伸手將鬧鐘掉出的東西放在桌上。

    只見那是一枚硬幣,閃亮的躺在桌上。看著那枚白色的硬幣,方露白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

    翻了半天,終于在錢包里找到了楊果的名片,看著上面的數字,方露白還是撥通了那個號碼。

    “喂,您好,請問您是哪位?”對面傳來一陣悅耳的女聲,只不過并不是楊果的聲音。

    “我找楊果,你是哪位?”方露白有些警惕的問著對方。

    “我是楊總的秘書,她正在開會,請問您有什么急事或者有預約么?”對方溫婉的問著方露白。

    聽到楊果沒事的消息,方露白的心算是有了著落:“不用了,我只是有點小事想詢問一下,既然她在忙,那就不打擾了。”說完后,方露白放下了電話。

    方露白點了一支煙,有些懶散的躺在椅子上。看著盤旋而上的那些青煙,方露白心中不禁琢磨起那個匿名電話的意圖。

    “難道是我想多了,她的墓地只是想威脅我放了孟思凡?”想著想著,方露白小聲的嘀咕著。突然間,他感覺耳旁像是有飛機經過一樣,他連忙用手拍了幾下耳朵。

    拍了幾下后,耳畔雖然沒了蜂鳴聲,卻傳來一陣腳步聲,他不禁抬頭朝門口看去。

    看著幾人輕手輕腳的走進辦公室,方露白覺得有些好笑。他站起身,眾人見他沒有絲毫倦意,紛紛尷尬的干笑了幾聲。

    腳下的泥土似乎變的更加柔軟,甚至鞋邊都粘了一些泥,不過方露白的注意力并不在此,他的眼睛一直在盯著霧中的那道身影。

    走到跟前,坐在那里的果然是常青山,只見他正半蹲在一塊墓碑前,嘴邊還叼著一支煙。似乎意識到有人來了,他的腦袋緩緩的轉了過來。

    “你怎么來這兒了?”常青山有些詫異的看著方露白,就連嘴邊還沒燃盡的煙都掉在了地上。

    “一大早就不見你的身影,沒想到你竟然來了這里,怎么回事?”

    常青山看了一眼墓碑,淡淡的說道:“今天是他的祭日,我就過來陪他聊聊天。”說完之后,常青山的目光朝女方露白的身后瞥了瞥。

    “怎么,你還怕我帶人把你抓回醫院啊?”方露白將常青山的舉動看在眼里,有些好笑的問著他。

    “誰帶你來的?”說完后,常青山又從口袋里摸了一支煙。

    “我自己來的。”

    常青山瞥了他一眼,若有所思的說著:“少在那騙我了,沒人帶你來,你能找到這里?”

    “是不是老肥那家伙帶你來的?”

    見方露白不說話,常青山狠狠的吸了一口煙:“媽的,我就知道那小子憋不出什么好屁,回去看我不讓他脫一層皮!”

    說罷之后,常青山雙手按在膝蓋上,似乎想站起來,但嘗試了幾次,雙腿卻怎么都提不起力氣,仿佛灌了鉛一樣。

    方露白見狀,連忙將他扶起來,常青山有些尷尬的說著:“蹲的太久了,腿都麻了!”隨后他搖了搖頭。

    方露白這才注意到那塊墓碑上的照片,只見墓上的照片是一個身著警服的小伙子,臉上還掛著笑容,就像是活著一樣,在那看著兩人。

    常青山也注意到了方露白的目光,他低著頭揉著自己的膝蓋,方露白卻輕聲的問著他:“這是誰?曾經的同事?”

    “我兄弟。”常青山頭也不抬的回答著方露白。

    作為一個心理學研究者,方露白自然知道,能讓一個不善于表露的男人保持沉默,兩人之間的關系一定非同一般。

    方露白從常青山身旁繞了過去,仔細的打量著那塊墓碑,這塊墓地似乎很久沒人打掃過了,四周生滿了雜草,旁邊還散落著一些被拔掉的枯草,應該是常青山不久前才拔掉的。

    看著墓碑上刻寫的死亡時間,方露白在心中計算了一下時間,正好是兩周年的祭日,難怪常青山會拖著帶病的身體來到這里。

    見方露白正盯著那塊墓碑看,常青山活動著酥麻的雙腿,打算走上前,方露白朝他迎了一步,想要去攙扶常青山,常青山顯然看出了他的意圖,眼睛瞥了方露白一眼,雖然沒有說話,但拒絕的意味卻非常明顯。

    方露白站在原地一愣,竟無法再向前,方露白這才發現,常青山的目光中似乎現出了一種神秘的氣質,雖然平日里兩人的關系還算不錯,可這突然顯現的氣質竟然威嚴無比,讓人一時間難以適應。

    這種感覺只是轉瞬即逝,常青山隨即低著頭,自顧自的挪動著腿,朝墓碑靠去,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墓碑的基座上。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9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