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297章 冰山美人

第297章 冰山美人

    常青山也覺得氣氛不大對勁,老實配合的點頭,一句話也沒多說。

    “洛峰,我去和他的那幫同事打一下招呼。”楊果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洛峰。

    被稱作洛峰的男人只是擺了擺手,并未多說什么。

    方露白和常青山走在前面,楊果跟在后面,常青山捅了他一下,小聲道:“關系不一般嘛,還是個冰山美人!”

    方露白只是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趕緊閉嘴,發現楊果好像沒聽見剛剛說的話,這才放下了心來。

    走到桌前,楊果和眾人一一簡單認識了一下之后,就轉身回到了自己的那張桌子。

    臨走之前,她還給了方露白一張名片,方露白仔細的看了一眼后,才知道她回國竟然又做起了金融行業。

    “古娜,這個騰飛集團在天海市的規模怎么樣?”方露白手里拿著那張白色的名片,問著正在喝紅酒的古娜。

    古娜聽完這句話之后,先是迷茫了一下,之后就不可思議的瞪著眼睛問著方露白:“你這個朋友在騰飛工作?她是干什么的?”

    方露白揚了揚手上的名片:“她是這家公司的風投總監,怎么了,這家公司很有名么?”

    看著一臉迷茫的方露白,古娜就將那張名片接了過來。

    “騰飛是僅次于我們極地集團的一個集團,其實力不比我們差多少,只是最近兩年有些縮水,你這個朋友在金融方面很厲害么?”古娜一邊把玩著手里的那張名片,一邊問著方露白。

    “唔,具體的我不知道,我們都是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她之前就在M國的一家風投公司做顧問,我是學心理的,對她那方面不太熟悉,但聽她說好像還沒做過虧本的買賣。”

    聽到了這里,古娜的臉上變了變,她就將那名片還給方露白,轉頭看著不遠處的楊果一眼。

    “嘿,我說你和那個冰山美女是不是有過什么小火花啊?你看看她剛剛看你的眼神,和看我都完全不一樣,快從實招來!”常青山眼里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沒想到這家伙還惦記著這茬,方露白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紅酒,這才慢悠悠開口說道:“她是我前女友。”

    眾人聽完后,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方露白見眾人這么驚訝的看著另一頭的楊果,方露白連忙說著:“不過我們已經分手快一年半了。”

    眾人心中八卦的神經被什么這么一挑逗,瞬間都緊繃了起來,準備聽一聽方露白的這段風流往事。

    “在這說不太方便,況且著離得又不遠,萬一她聽到了就不好了。”看著眼前一臉好奇的眾人,方露白感覺一陣頭大,沒想到這群家伙竟然能這么鍥而不舍。

    飯后,古娜叫來了服務員,匆匆結完賬之后,一行人就朝外面走去。

    “露白,你快說說吧,都快急死我們大家了!”常青山在旁邊一邊說著,一邊叼起了一支煙,后來感覺這里又這么多人抽煙不好,于是就將煙放了回去。

    “我們兩個都是哥倫比亞大學的交換生,入學第二年,我們是偶然間認識的,她是學金融的,我是學心理的,之后又見了幾次面,就確立了關系。”

    “這就沒了?”古娜在那眨著眼睛,一臉不信的問著方露白。

    “還有什么啊,就是這么簡單啊。”方露白攤了一下手,在那無奈的看著眾人。

    “那你們兩個是為什么分開的啊?難道是因為里面的那個洛峰從中插了一腳?”常青山接過話題,在那又問起了方露白。

    “唔,分手的原因,是因為我留在學校當講師,她去做了金融,兩個人太長時間見不到面,所以就和平分手了。”

    常青山聽著這個理由,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方露白說道:“這也能叫理由?”

    方露白看了看身后的那家餐廳,道:“這怎么不是理由?我們兩個人一個月都不一定能見上一面,況且她還是那種事業心強的女人,所以她提出分手的時候,我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那現在你們回國了,而且還都在天海市,怎么樣,有沒有什么想法,重新續上這段姻緣?”

    方露白剛想開口,常青山卻摸出了手機,在那示意方露白先不要出聲。只見他接完電話之后,臉色變的很陰沉,而且只是在那聽著,過了一會兒之后,常青山就將手機放回了口袋。

    見常青山一臉陰沉,方露白就知道又出了什么案子,就在那問著:“又出了什么案子?”

    常青山一邊示意眾人上車回市局,一邊拉著方露白到了那輛哈雷的旁邊,這時候方露白也顧不得這些了,立即坐了上去,常青山一邊朝警局開著,一邊和方露白說著剛剛的消息。

    原來,并沒有出什么新的案件,而是吳文輝收到了一封莫名的郵件,郵件說在三天后,會有一名妓女死在一條河里,和這張信紙一起郵過來的,還有半把剪刀。

    方露白聽常青山說完了大致情況之后,腦子立即就轉了起來,直到哈雷猛的一剎車,他才回過神來。

    “別想了,趕快進去吧,吳局還在等著我們呢!”常青山將頭盔掛在了把手上,直接就朝警局內走了進去。

    方露白心里自然也是有一些著急,只不過腿還是有一些軟,于是就在后面慢慢的走著。

    到了辦公室,方露白才發現眾人已經都到了,于是他就將自己的書包放在了一張空椅子上,看著桌子上的那兩件東西。

    “這個包裹是一早在警局的郵筒里發現的,郵局工作人員發現收貨地址就是市局,于是就送了進來,那個人我們已經調查過了,沒有過什么犯罪經歷,只是一個普通人。”

    方露白先是將那張信紙拿了過來,他用已經戴好手套的左手輕輕的摩挲了一下整張信紙,之后才慢慢的看了起來。

    信上寫著:我的老朋友,你們能抓住郵差,我心里有些生氣,但是還帶著一點興奮,希望這次你也能和上次一樣有著好運,我會在三天后將半把剪刀插進一個妓女的心臟里,而你們會在一條河當中發現這具尸體,希望你能快點解開這個迷題。

    整封信上的字都是用報紙剪出來的字,被粘在一張信紙上,每一個字塊都被剪的很整齊,被人用膠水四四方方的粘在每一個格子里。

    “恐怕這張信紙上不會留下指紋,但保險起見,還是送到痕跡勘察科做一下檢查吧!”方露白一邊說著,一邊將信放到了圓桌中間。

    隨后方露白就拿起了那半把剪刀,正準備仔細的看一看,卻感覺自己的手機震動了起來,結果是一個未知號碼。方露白毫不猶豫的就接了起來。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9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