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262章 惹惱我了

第262章 惹惱我了

    王清風最后一個字還在嘴里,方露白扣下了扳機,子彈呼嘯而過,不過是從王清風的耳邊,王清風只覺得頭發飄揚了起來他看著還在冒著煙的槍口,冷笑道:“怎么樣?試槍結束了嗎?如果你不下手,那換我殺你了。”

    王清風沖到方露白身邊,一把握住槍,方露白順勢奪過,不過還沒站穩腳,王清風又沖了過來,兩個高大男人,就在樓頂上始了搶奪槍支比賽。

    方露白怎么都沒有想到,這個看似柔弱的男人,力氣居然無比巨大,就連訓練有素的方露白在他面前都有些無計可施,兩人一拳我一拳,從爭奪槍支,到最后的互相傷害。

    兩人不分上下,王清風這家伙實力跟常青山相比,也沒有相差太遠,也是個棘手的人物。

    兩人在打斗的時候,方露白的口袋里突然掉出了一個什么東西,王清風停住手,一看居然是一個錄音設備。

    “沒想到你也會這么做?”王清風很清楚,這里面肯定有剛才的一切錄音,不過單單有錄音可定不了他的罪。

    王清風突然意識到什么:“那個女人,難道。。。。。。”

    方露白笑了起來,一把撿起地上的錄音設備,從里掏出內存卡,隨后直接吞下了肚子。

    “你沒想到吧,那個臨陣脫逃的孤兒院院長鄧亞被我們找到了,如果再加上這個錄音,王清風,法律會來審判你的。如我今天殺了你,我就和你一樣了。”

    王清風歇斯底里的吼道:“這里我已經裝了信號*,是沒有人可以找到你的,今天你休想帶著這個離開,吃下去又么樣,你忘記我是干嘛的嗎?方露白,我們的游戲結束了,你已經成功惹惱我了。”

    王清風從兜里掏出一把手術刀:“方露白,我很好奇,這玩意刨開你的肚子時,會是怎么樣的情景。”

    方露白冷冷一笑:“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方露白話音剛落,王清風電光火石般沖了過去,一刀下去,方露白一個躲閃,手術刀還是劃過了他的臉。

    方露白只覺得臉上一陣冰涼,一摸,全是血,隨后一陣痛感包裹了全身,不用多想,臉上肯定有了一個ok繃了。

    方露白呼了口氣,看來兇多吉少,王清風本身底子就不錯,再加上手術刀,難道真的要死在這里?

    黑夜下,明亮的手術刀已經顯得格外耀眼。

    王清風舔了舔手術刀上面的血跡,樣子就像一頭貪婪的狼。

    “方露白,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了,對你沒有好處。”

    方露白冷笑道:“你不是想讓我死?難道還有比這更壞的壞處嗎?”

    王清風回答:“我說有,你會答應嗎?”

    方露白猜到了王清風會這么說,他說的有是活下去的希望,王清風無非就是想拉方露白下水,但是王清風已經看穿了方露白的格,他很清楚,這個男人是不會順從的。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古往今來更古不變的原理,得不到就必須毀掉,不然極有可能成為對手。

    方露白冷笑起來:“既然你都猜到了答案,何必再問?不過我倒很好奇一個問題,王清風,你是雙面人嗎?”

    “人之初性本惡,每個人都是雙面人,只是我的惡大于了我的善,但是我所做的事情,卻是這個世界的法律不敢做的

    情,我在彌補法律。”

    方露白沉默了下來。

    王清風繼續說道:“你瞧,那個戀童癖,靠那些該死的警察,有用嗎?如果不是我,現在還會有受害者,等到最后,或會讓他逃之夭夭,你覺得你信奉的法律完善嗎?”

    “法律不完善,可是你也不能代表法律用這種方法去完善這個世界,命都是一樣的。”

    王清風冷笑著搖頭:“方露白,你被法律洗腦的太深了,你無法自拔。”

    “不是我,而是你被那個男人洗腦洗的太深了,你那些反she會人格已經徹底控制了你,你并不是在洗滌這個世界,而在滿足你自己的殺戮!”

    王清風雙眼怒視,他最恨別人反駁他的理念!

    “你是在找死!”

    夜空中,一道銀光色的光猝然刺向方露白的腹部,方露白還沒來得及躲閃,只覺得腹部一陣酸疼。

    滴答滴答,血順著手術刀流了下來。

    方露白沒有痛苦的表情,反倒多了一絲笑容。

    “怎么?被我猜對了,現在很憤怒?”方露白強擠出笑容。

    王清風的速度很快,快的讓方露白很是吃驚。

    方露白繼續說道:“你在監獄里說的那個阿雙其實就是你自己吧。”

    王清風似乎被戳中了要點,手一抖,隨后嘴里滋滋一聲,手里的手術刀在方露白的腹部轉了一個圈。

    方露白一把握住他的手,無奈疼痛讓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力氣。

    王清風很享受方露白的痛苦,似乎這種折磨人的手法可以給他足夠的快感。

    他湊到方露白的耳邊,冷笑道:“怎么樣?是不是很享受?”

    鮮血不停的溢出,方露白一把推開王清風,還沒等站穩腳,腹部又是挨了一刀,這一刀扎的更深。

    “方露白,你以為吞下肚子有用嗎?他們找不到你,我若沒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敢出現在這里,你今晚必須死,如果你是反對我的人,我真的很想跟你做朋友。”

    “其實我們一直都是朋友,王清風,收手吧,不要和法律作對了,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王清風不耐煩了,又是一刀,鮮紅的血液已經染紅了他整只手,

    “你太羅嗦了,你覺得會有用嗎?”

    方露白的嘴角流出一口鮮血:“我可以抽一只煙嗎?”

    王清風松開了手,沒有拔出手術刀,他是個法醫,這樣做,可以減緩血液的流失,可以減緩方露白的死期,其實這樣一個死去,王清風還是很心疼的。

    方露白靠在欄桿旁,看著肚子上的傷口,血還在不斷的往外溢出,看來這回真的沒有辦法了。

    方露白拔下耳朵上的那根煙,那根杜乘風給他的煙,看來這是最后一只煙了,等不到去杜乘風家抽了。

    王清風很人道,給方露白點上,不過煙頭上沾上了血跡,有些難點。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8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