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227章 救人

第227章 救人

    周小發用手緊緊的握住大刀,他的臉上絲毫沒有痛苦的神情,眼神反倒越發堅定。

    面具人用盡全力朝周小發踹了一腳,他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到了地上,開始了*,爬不起來了。

    “那是誰?”黑暗中有兩個村民指著這里,“那不是小發嗎?那個戴面具拿刀的是誰?”

    四周出來的人已經漸漸的增多了。

    面具人見形勢有點不妙便舉起大刀如猛虎撲食般的向周小發砍去,他想快點解決小發以便可以脫身。

    周小發身受重傷,幾次躲閃終于體力透支,就在面具人舉刀進行最后一擊的時候,一個身影撲向了他。

    是夏至,他不能坐視不管。

    “砰——”面具人倒地的同時,村口傳來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這時村民們已經基本都出來了。

    面具人見情況不妙,一腳將夏至從他身上踢開,迅速的爬起。

    “臭*,你可以安息了。今天算你們倆走運。”話音還沒落下,面具人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夏至吃力的爬到周小發身邊,說:“你沒事吧!”

    周小發由于失血過多已經昏迷。

    一時緊張的夏至像發了瘋一樣大喊起來:“救命啊!快來人啊!救人了!”

    四周的人群像潮水一樣向這邊涌來。

    村長拼命的擠過人群見此情形不禁大失眼色,問道:“怎么了?小發?他怎么了?”

    村長的口氣更像是一種質問。

    “剛才有一個面具人攻擊了我們。”夏至驚慌失措的擠出一句話,“小發,他為了救我受傷了。”

    村長瞟了一眼周小發肩上的傷口,大怒道:“面具人?”

    村長楞了幾秒,看著周小發傷口溢出的鮮血,感覺情況不妙:“花娘,林嫂,你們快把小發送去包扎下。”

    人群里擠過兩位大媽,直接抱起周小發就往民宅走去。

    就在他們走后沒幾秒,夏至突然聽到有人叫他,回頭一看,是方露白。

    剛才廟堂這邊發出吵雜聲讓方露白坐立不安,最后村頭的爆炸聲讓方露白徹底坐不住了。

    他安撫好杜麗莎,就顧自己跑了下來,剛到這邊就看到了現在的情形。

    不僅是方露白,旅館里剩余的幾個房客此時也已經來到了這里。

    黑臉大漢一見廟堂口上躺著阮少奇的尸體不禁臉色大變,賈勝更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倒是攝影師陳術顯得有點鎮定。

    “發生什么事情了?”方露白扶起夏至,同時看到了阮少奇的尸體。

    還沒等夏至解釋怎么回事,,不遠處就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叫聲:“不好了,村長!出大事了!”

    那人氣喘喘的彎下腰深呼吸著氣,村長有些不耐煩的說:“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你倒是說話啊!”

    “村口……村口……”那人急促的說。

    “村口怎么了?”

    “村口那座唯一可以出村的橋被人炸了。”

    方露白皺眉,這么說來,剛才的爆炸聲就是*的聲音!

    周圍的人一聽都大失臉色。

    村口的橋沒了,就意味著所有人都被困在這里了?

    夏至明白,這一切都是那個面具人干的,他想把這里變成一座大密室!

    那人停頓了一會,又補上一句“還有人受傷了。“。

    “是誰?”村長質問道。

    “那位住旅館的女士,她已經被炸的斷氣了!”

    黑臉大漢與賈勝兩人聽到這消息激動的險些大叫出來,他們談虎變色的微微顫抖了幾下。

    “快!我們去村口。”村長發出了號令。

    所有人剛想動身之時,不遠處又傳來了一位大嬸凄慘的叫聲:“村長,不好了!出事了!”

    “媽的!怎么又來了?今晚搞什么名堂?”村長的臉已經被漲的透紅了,“出什么事了?”

    “湯老太上吊自殺了!”她幾乎是喊出來的。

    方露白眉頭皺的更緊一些,這位湯老太就是方露白上山前碰到的那個神志不清的老奶奶。

    她這么會自殺的?

    村長幾乎快崩潰了,說:“怎么會這樣?我不是叫你看好她嗎?怎么就上吊了?難道……”

    “我只是上了個廁所,”大嬸很委屈的說,“我看她還沒醒就上了個廁所,沒想到回來時她竟然上吊了,嗚~嗚~”

    說著大嬸便放聲大哭了起來。村長大怒道:“別哭了,可惡!”他有些顯得沒頭緒了,又說:“天叔,你帶幾個人去口,其余人跟我到湯老太那去,王大嬸你幫我照顧好著幾位客人。”

    原本擁擠的地方在村長的號令下竟一下子就寬敞了起來。

    村長也已經帶著人群離開了。

    方露白一時呆的站在了原地。

    王大嬸沉重的望著方露白和夏至還有剩下的幾個房客,她瞇著眼說:“兩位還是回房去吧!時候也不早了,這里就交給了,讓你們受驚了,真是不好意思。”

    黑臉大漢和賈勝不謀而合的相望一眼,就離開了。

    方露白盯著賈勝的背影覺得奇怪,明知自己的老婆被炸死了也不去村口看一下,甚至連表情有的也只是驚恐和吃驚,絲毫人看不到他有半點悲傷,實在匪夷所思。

    “怎么會這樣?”陳術愁眉苦臉的說,“我只是照老板的吩咐來辦事的,怎么會遇到這樣的事?這下可怎么辦啊?”他奈的一個人喃喃自語的離開了這里。

    方露白沉思了片刻,決定先回去,畢竟房間內只有杜麗莎一個人,現在村里這么危險,他害怕杜麗莎會造毒手。

    “夏至,我們先回去在說吧!”

    “恩。”

    兩人回到旅店,方露白直接沖進房間,杜麗莎已經睡過去了,她很累,外面這么吵的聲音,也沒有吵醒她。

    夏至問道:“她怎么樣了?”

    “她太累了,睡了。”

    方露白突然想到什么:“剛才我離開后,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你不是在樹林嗎?怎么到外面來了?我正準備進去找你。

    “一言難盡啊!”夏至嘆嘆氣。

    隨后,就將剛才發生的一切以及在樹林的所遇到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方露白。

    方露白聽完后很是驚訝,他聽完了講述后那雙銳利的眼睛漸漸的陷入了沉思中。

    哭聲背后的黑影,以及殺人的面具人留下的線索都很多,如果可以借用現代科技,方露白相信可以很快抓到兇手,可是現橋北炸毀,這里就像一個巨大的密室,又沒有任何儀器,根本不可能知道是誰干了這一切。

    “面具人口中的寶藏似乎與十年前湯仁學一家的大火有關。”夏至突然提醒了一句。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8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