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193章 給我一支煙

第193章 給我一支煙

    方露白幽暗的眼神看了一眼:“給我一支煙。”

    常青山掏出煙盒,遞過去一根,點上,方露白很自然的抽了一口,又很自然的吐出。

    常青山很意外,他記得方露白不會抽煙的。

    “什么時候學的?”

    “這幾天,現在我有點明白煙的味道了,也明白你們為什么要抽煙了。”

    房間安靜下來,常青山還帶來了一個消息,小道消息,有關于方露白的審判快下來了。

    方露白絲毫不在乎這個結果,反倒他最希望的是一個死刑,畢竟時安已經走了,連最后一面都沒有看到。

    “方露白,你還年輕,杜局為你爭取了不少,還有你在S城的領導以及朋友。”

    方露白抽煙,吐煙,苦笑,最后掐滅煙頭,他不想知道,有時候他甚至覺得監獄沒什么不好,一切都變了,他再也回不了。

    他的手里沾上了別人的血。

    即使是罪犯,也沒有誰可以剝奪他的生命,方露白用私心剝奪了無辜的性命,在他自己看來,這本身就已經罪不可赦。

    沉默片刻,方露白流下了眼淚:“她在哪?”

    常青山嘆氣:“我把她安葬在韓局的墓旁。”

    方露白抱著頭痛哭,哭聲回蕩在審訊室許久,直到規定的會客時間結束,方露白被帶走的時間,常青山喊住了他。

    方露白停下,轉頭,看到一臉迷茫的常青山。

    常青山想開口,他想說出孤兒院的事情,可是最終他忍了下來。

    他說:“方露白,五年后,我等你回來,大不了我們一起做保安。”

    方露白笑了笑。

    軀體組裝案隨著方露白的審判下來也告了一段落,最終在杜乘風的協和下,方露白判刑五年,收入虎城監獄。

    入獄前,方露白拒絕見所有人,并且聲稱這五年內也不會見任何人。

    方露白離開了,軀體組裝案拉下了帷幕,一切都已經結束,鹿城似乎又恢復了平靜,可是在這個平靜的表面下卻在滋生著一個陰謀。

    鹿城刑警隊法醫室,王清風正在整理案件的資料,收尾的工作往往都是最麻煩的。

    吱嘎。

    門開,杜乘風進門,手里拿著一個檔案。

    “清風,剛接到省廳的最新命令,那邊發生了一個重大案件,需要從我們鹿城調取一名法醫,我和幾個領導商量了一下決定派你前往。我們鹿城刑警現在也只有你有這個資格了。”

    王清風并不意外,他早就已經收到消息。

    “明白。什么時間動身?”

    “明天中午,今天你就回去準備下,倒時候省廳會有人來接你的。”

    王清風嗯了一聲。

    杜乘風繼續說道:“對了,幫我把這個卷宗交給省廳的許廳長。”

    王清風接過卷宗,卷宗外頭寫著“9.28石榮光滅門慘案”。

    “那就拜托你了,今天你就回去收拾收拾,然后休息好,倒時候在省廳給我們鹿城長長臉,這對你自己也有好處。”

    杜乘風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叮囑了幾句就離開。

    杜乘風離開后,王清風好奇的打開了卷宗,他記得這件案子好像就是方露白一直提起的十五年前的滅門慘案。

    他瀏覽了一番案件,最后又看了看當時的尸檢報告,以及唯一的幸存者鐘麗的報告,就在看到最后的時候,王清風手抖,頓時臉色煞白。

    “不可能!”他皺起眉頭,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情。

    他以為是他記錯了,于是快速打開電腦,翻出了鐘麗最后的尸檢報告,沒錯,沒錯,這兩者有矛盾!

    十五年前的鐘麗一定是真的,那這個鐘麗……

    她是假的!

    鹿城某家咖啡廳,常青山推門而入,他在一個角落里找到了約他見面的那個人。

    服務員上前,一股刺鼻的煙味令她露出厭惡的表情:“請問先生要喝點什么?”

    常青山一擺手:“等下,找個朋友。”

    常青山走到那人身邊,坐到對面:“我說你們這些人真是怪啊,怎么見面都喜歡在這咖啡廳?逼格高有什么用?還浪錢。”

    “當人有錢后,就喜歡用你說的逼格來相互攀比,這就是無形的傷害。服務員,一杯磨鐵。”

    服務員離開,常青山想抽煙,坐在對面的王清風鏡片一閃。

    “常隊,這里可不準吸煙。”

    常青山把煙往桌上一扔:“麻煩。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王清風從身下拿出一份檔案,常青山一看,是“9.28石榮光滅門慘案”。

    “這怎么在你手里?”常青山不解,王清風拿著這份卷宗過來,肯定發現了什么。

    “我明天就去省廳了。”

    “升官了?恭喜啊。看來這餐咖啡我不能客氣。”

    “暫時的,估計半個月后就回來。卷宗是杜局讓我帶回省廳的,相信你們都看過了。”

    “看了,就是這份卷宗讓我和方露白確定了兇手就是鐘麗。”

    王清風又拿出另一份資料:“那你再看看這個。”

    常青山拿過,是鐘麗的尸檢報告。

    常青山不解,翻開資料,看到最后一行字的時候也是臉色煞白。

    王清風最后一行寫道:受害人鐘麗,可正常生育。

    “不可能!”常青山眉頭皺成一條線:“你沒弄錯?”

    “不會,我敢拿人頭保證。”

    服務員上咖啡,看到常青山的臉如張飛般紅潤,嚇得趕緊放下咖啡走人。

    9.28石榮光滅門慘案的卷宗上寫道,鐘麗由于受到性侵,導致喪失生育能力,所以這個被方露白所殺的鐘麗根本就不是的鐘麗。

    “查了嗎?她是誰?”

    王清風點頭:“查了,她就是鐘麗。”

    “你確定?”

    “常隊,我和你處事那么久,你見過我講過廢話?”

    “不可能,如果她就是鐘麗,怎么可能會有生育能力,是不是哪里弄錯了?”

    王清風搖頭:“我查了兩遍,甚至還拜托杜局查了一遍,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所有資料都顯示她就是鐘麗。”

    王清風停頓下:“常隊,你明白我的意思,就是因為太確定她是鐘麗,我才懷疑這件事情遠沒有那么簡單。”

    “一切都太完美了。”常青山嘆息,越完美的東西往往背后隱藏的東西越多。

    “所以常隊,這件事情沒有完。方隊的入獄不單單只是沖動,這也正是背后的那個人希望看到的結局。”

    “這件事情都有誰知道。”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8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