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173章 孤兒院

第173章 孤兒院

    照片都是當初孤兒院長大的孩子與孤兒院員工間的合影,從1983年開始一直到現在,不過中間缺失了一張1985年的照片。

    照片缺失的地方還很新,好像是剛撕下不久的,方露白發現這些照片都是用老式膠水粘上去的,這種老式膠水時間長了容易掉落。

    方露白估摸是時間太長掉了,他快速尋找一遍,終于在一張寫有1997年的照片上找到了小時候的鐘麗!

    常青山與老太太的嘮嗑也不全是廢話,至少常青山了解到了一些‘救濟孤兒院’以前的情況。

    ‘救濟孤兒院’創辦時間是1983年,當時由華麗梅和鄧亞一同創辦,兩人那時候都是青春年華,都把青春獻給了這家孤兒院。

    孤兒院起初的時候只有六七個人,到后來有一百多個,隨著人數的增加孤兒院的負擔也是越來越重,老太太透露出,孤兒院人最多的時候就是1997年。

    由于經濟壓力大,單靠政fu那點救濟金已經不夠孩子們的開銷,為此當時鄧亞委托幾個朋友尋找慈善救助,當時有一個大善人一口就答應幫他們一把。

    從時間線上推斷,常青山猜出這個大善人就是石榮光。

    老太太說起這個的時候淚眼婆娑,說是那時候不容易,有這么個善人真是老天開眼,那時候是孤兒院最不景氣的時候,是大善人替他們撐了過去。

    常青山符合了幾聲,不忍告訴老太太,他們所仰慕的大善人其實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

    “老太太,我聽說那時候這個大善人還從這里領養了一個孩子。”方露白突然開口,隨后指著照片上的小女孩問道:“是她嗎?”

    老太太瞇縫著眼睛起身:“孤兒院的孩子有一半是被人領養走,有一半是長大后出去謀生了,人太多我老婆子可能記不住。”

    老太太走到照片前,順著方露白指的方向看去,白眼仁突然一轉,嚇得方露白往后退了一步。

    “這孩子我記得,叫鐘麗,挺可憐的一個孩子。”

    方露白和常青山激動起來,常青山更是湊到老太太面前:“老太太,這鐘麗后來去了哪里?”

    老太太把手甩到后邊,又坐回椅子上:“這孩子是95年到孤兒院的,她的父母在地震中去世。這孩子性格孤僻不愛說話,但是很聰明,華院長說她是天才,97年大善人來這里一眼就相中了她,本以為她可以過上好日子,結果一年不到這孩子又回到了孤兒院,我聽鄧亞他們說,大善人那邊出了點事情。”

    “然后呢?”方露白迫不及待的問道。

    “2000年的時候有一對國外的夫婦又領養了她,然后就沒了音訊了。這孩子比起其他被領養走的孩子也是苦命了。”

    常青山坐回老太太對面:“老太太,那你知道這對國外的夫婦是哪國人,叫什么名字?”

    老太太搖搖頭,白眼仁突然轉了起來,問道:“你們兩個怎么對鐘麗這么感興趣?”

    兩人尷尬的冷笑,最后方露白回道:“我們常聽華院長提起鐘麗,現在看到照片就隨便問問。老太太,十五年前鐘麗回來后,有沒有一對夫妻來找過鐘麗?”

    “太久了,不記得了。”

    常青山想問檔案室在哪,可又怕問的太直白老太太會起疑心,一般從孤兒院領養孩子,領養者都會登記名字,只要順著這條線索就可以找到鐘麗。

    常青山和方露白出門前就想過,鐘麗極有可能換了名字更換了一個身份,可是做事謹慎的鐘麗難道想不到,鹿城刑警隊會通過調查當年的檔案找到她嗎?

    常青山和方露白交換下眼神,這老太太年事已高,估計也是在孤兒院養老,即使知道檔案室在哪也沒有鑰匙,一切還是等明天孤兒院的幾個負責人回來再進行下一步調查。

    兩人與老太太寒暄了幾句就要回去,打算明天以鹿城刑警隊的身份對檔案室展開調查。老太太本想送送兩人,不過被他們拒絕。

    出去的時候,常青山突然停下腳步,望著一個高臺發呆,那里似乎似曾相識,他鄒起眉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著那里就會感覺很傷感。

    “怎么了?”方露白拿手在常青山面前晃了晃,隨后也看向高臺。

    常青山緩過神:“沒事感覺那個地方很熟悉。”

    “你以前來過這里?”方露白意外。

    “沒有,第一次來,不過我也是孤兒院長大的或許每家孤兒院都一樣吧。”常青山無奈的笑了笑。

    “這就是所謂的共鳴吧。”方露白感嘆,曾幾何時他也差點就進了孤兒院,還好遠方的一個親戚表示愿意收留他,現在想起來比起常青山他還算幸運。

    兩人出了門上了車,開到先前經過的那座小橋時,小橋的另一頭攔上了一根胳膊大小的樹枝,同時一個老大爺伸手攔住了去路。

    常青山放慢車速,停下,搖下車窗問道:“大爺,前面什么情況?”

    “檢查橋,上頭說有質量問題,現在一律不準通車。”

    常青山一臉無奈:“我說大爺能通融一下不?”

    “不行不行。”老大爺擺擺手:“萬一你們過去這橋要是塌了,那我的腦袋就不保了,你們回去吧。”

    “大爺,我們不是這的人,你看這時間也不早了,等會天黑我們家就回不去了。”

    老大爺說了一句我不管就佝僂著背走到樹枝旁坐下,常青山無奈了,他想下車挪開樹枝硬闖,結果被方露白攔住。

    “算了吧,人家老大爺也是為我們的安全著想。”

    常青山拍了下方向盤,罵了一句臟話:“現在怎么辦?”

    方露白掏出手機,發現還是沒有信號。

    “要不回去?”方露白試探性的問道。

    常青山猶豫片刻:“行,就回去吧,反正明天一早還得過來,索性就在這住上,順便打個電話回去問問那邊的情況,倒也給我省了點油錢。”

    兩人一商量,覺得也只有這么做了,常青山調轉車頭就往回走,剛到‘救濟孤兒院’門口,老太太正在鎖門,一看兩人回來,又是打開鐵門迎接。

    “年輕人忘東西了?”老太太露著似笑非笑的神情,一只白眼仁盯著下車的兩人。

    山里天暗的快,兩人雖然知道老太太有一只眼睛是白眼仁,但下車的時候一注視還是被嚇了一跳。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7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