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22章 端倪

第22章 端倪

    在經歷連續兩天的陰雨以后,S市的天空終于迎來了久違的陽光。

    時安托著腮,百無聊賴地盯著窗外悠閑自在的云朵,心里一片愁云慘淡。

    “怎么了這是?”端著速溶咖啡的柳楚琪見狀,把杯子往桌上一擱,揉了揉時安的腦袋出聲問道。

    時安不理會她,繼續看著窗外發呆,倒是讓柳楚琪有些驚訝。

    往日里,時安可是警局最活潑的女孩子,現在卻不知道為什么,和打了霜的茄子一般,整張臉都皺了起來。

    余光瞥到時安壓在手底下的案情報告,柳楚琪露出幾分了然,果然是這個原因。

    從案發到現在已經過去兩天了,一開始大家都以為,只要找到了顧雯雯,就會有兇手的線索,誰知道顧雯雯的心理創傷太大,到現在還沒恢復。

    每天飯也不吃,話也不說,僅靠醫院為她輸能量和葡萄糖來維持生命,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任人擺布。

    唯一的線索指望不上了,整個案子也陷入僵局。

    眼見時安是這個狀態,看來方隊那邊應該也沒什么進展。

    在心里嘆了口氣,柳楚琪端著杯子回了座位。

    時安繼續不聲不響地坐在原地,看樣子是在思索什么。

    另一邊,方露白卻沒有坐以待斃。

    他總覺得這次的案子里處處透露著詭異。

    先是和安小區的一場大火,燒死了風評極好的三個人,唯一幸免于難的女兒卻因為被綁架,精神到現在都沒有恢復過來。

    再是綁架顧雯雯的綁匪到現在沒有任何消息,好像就好像悄無聲息地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但凡事必有因果,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消失。只要是人做的事情,就一定存在痕跡,只看你是否找得到它們。

    這樣想著,方露白起身,準備再去一趟西郊的廢棄倉庫。

    他剛打開門,原本呆坐著的時安忽然起身:“方隊,你要去哪兒?”

    “去上次的廢棄倉庫看看。”方露白一邊說著一邊把門帶上。

    時安聞言眼睛一亮:“我和你一起去。”說著抓起外套朝方露白跑去。

    隨后兩人一同來到車庫。

    “怎么想著跟我一起?”右手擰著車鑰匙,方露白目不斜視地問道。

    時安:“現在線索全部斷了,跟著隊長你走指不定還能發現點什么。”

    “對我這么有信心?”把車導出車庫,方露白笑道。

    “也不是,”誰知時安眉毛一皺,隨后說道,“傻坐著什么都不干,覺得心里挺過意不去的,出去查看好歹還能安慰自己。”

    雖然時安嘴上這么說,但是方露白知道,這個剛從警校畢業沒多久的小姑娘心地十分善良,她之前還沒見到顧雯雯,就很心疼別人了。現在看見顧雯雯這副模樣,心里怕是很不好受。

    所以時安提出要和他一起去的時候,他沒拒絕。

    車子平穩地駛向廢棄倉庫。

    之前來的時候是在后半夜,雖然借著月光,但還是不甚清楚。

    如今再來,方露白倒真發現了幾分不同。

    依舊是快沒過腰部的雜草,因為之前下了雨,整個草地泥濘不堪,哪怕現在出了太陽,一時半會也不能把地給烘干。

    草地上遍布雜亂的腳印,方露白細細看了一下,看這腳印一致的走向,應該是前兩日他們過來救人留下的。

    到底過了兩天,方露白搖著頭準備去倉庫里面,卻忽然看見腳底下有個亮閃閃的東西。

    將它撿起來放在陽光底下,原來是個小巧的耳釘。

    這個耳釘有些奇怪,不像是一般女孩子戴的可愛的圖案,而是一個脖子斷掉的鳥

    細細摩挲這個耳釘,方露白出聲:“時安,你過來看看。”

    “啊?”正在草叢里檢查的時安被點名后湊了過去:“這是什么……耳釘?但是這個圖案有點滲人啊。”

    如同時安所說,這個耳釘給人的感覺很不好。銀色鍍成的鳥體態修長,就連上面的羽毛都雕刻得無比細致。只是讓人難受的,是那原本伸展的脖子就像被誰一刀切掉,紅色的涂料仿若血跡,遍布全身,好似引頸就戮的天鵝。

    “先收好吧。”方露白盯著耳釘看了一會,隨后將它遞給時安,“剩下的等回去研究。”

    時安聞言,從隨身的小包里拿出一個透明的證物袋,把這個造型詭異的耳釘小心地放了進去。

    越往里走,方露白越覺得不對勁。

    這個廢棄倉庫是被三米高的圍墻圍起來的,周圍除了正門口的大門外,沒有一個口子可以出去。

    那日,他們小心潛入西郊,照理說不會被發現,那么綁匪也不可能悄無聲息地從他們眼皮子底下溜走。就算綁匪有所警覺提前轉移陣地,為何要把作為人質的顧雯雯一個人丟在那兒?

    從之前的那通電話來看,綁匪對于金錢有很大需求,如果是這樣,那他更不可能丟下顧雯雯一個人跑掉。畢竟,留著一個隨時可能說出自己身份特征的活口在警察身邊時很危險的事情。

    而且,方露白在綁匪的最后兩句話里聽出了極大地恨意,那并不是普通的,對于警察的嘲諷,而是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恨,就好像……曾經經歷過類似的事情一樣?

    方露白在倉庫里查看,腦袋卻從來沒停下來過。

    將這些說給時安聽后,小姑娘皺著一張臉嘟囔道:“這么多不合理的問題堆在一起,就好像是故意被人擾亂的線——根本解不開啊。”

    聽到這些稚氣的話,本來還笑著的方露白忽然頓住了。

    方露白一把抓住時安:“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啊?”被拽住的時安有些懵,但是還是乖乖重復了一遍,“這些問題就像是被別人故意打亂了一樣,完全沒有邏輯可言。”

    雖然和前一句不太一樣,但是根本的意思沒有變。

    方露白看著白天里分外空曠的倉庫,深邃的眸子閃了閃,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走吧。”

    轉身的時候,時安還有些懵:“去哪兒?”

    “和安小區。”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6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