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完美世界手游罗盘看法
鬼吹燈 > 被抹去的時間 > 第五章 第四起命案

第五章 第四起命案

    時安是被刑警隊的顧誠的電話叫醒的。

    大約早晨六點三十幾分,時安還在睡的時候,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直接把睡夢里的時安吵醒,她閉著眼睛伸手去摸索手機,摸到之后迷迷糊糊地睜開眼點擊接通,把電話放到耳朵旁邊,聲音還帶著一股子的睡意:“喂?哪位,我是時安。”

    “時安!別睡了!昨晚出事兒了!”顧誠的大嗓門顯然對還沒睡醒的時安有明顯的作用,她腦子里的瞌睡蟲一下子被趕了個干凈,整個人都清醒了。

    她緊張地問:“兇手…又作案了?”雖然這么問有了心理準備,可還是暗自祈禱不是,不希望這個案件再多一位可憐的受害者。

    “是啊!你快來!我們現在準備去現場了,我剛通知完方隊,你趕緊來!”顧誠話剛說完就掛了電話,坐在床上的時安懵了一秒,趕緊跳下床開始換衣服,接著飛奔著去洗漱,用最快的速度來解決這一切。

    從頭到尾只用了四分鐘的時安將門用力一甩,踩著鞋就蹭蹭蹭下了樓,她站在小區門口,原本打算在公交車站等車,可往遠處一看一輛公交車都沒有,時間又急得很,她還是選擇了坐出租車。

    時安連忙站在路邊伸手拉了一輛,出租車剛停好便迫不及待蹦上了車:“師傅,xx地,麻煩快一點,我要遲到了!”

    師傅點點頭,接著開往了目的地。

    出租車緩緩停靠在了拋尸現場的路邊,時安正打算付錢下車,抬眼卻正好看見方露白同一時間趕到了現場,而方露白恰好也轉過了頭,也看到了她。

    他朝時安這邊走過來時,時安正在從錢包里給出租車司機拿錢,低著頭在隨身帶的包里翻,方露白抬眼不經意地瞥了出租車司機一眼,下一秒眼前一黑,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畫面。

    他突然坐在了出租車的副駕駛,而面前這個送時安來的出租車司機正拿著一根領帶,他似乎看不見方露白,自顧自地用那根領帶貼上自己的脖子,突然用力向后拉勒住自己,可讓方露白吃驚的是,他居然是一臉享受的樣子。

    方露白下意識向前一步,想要扯下那根領帶抓住司機,可是眼前再一白,眼前的畫面已經結束,剛才的畫面像是他在現場看到那樣真實,他甚至能清晰地看見出租車司機脖子上的紅痕和他手上暴起的青筋,他一時間看著出租車司機出了神,一雙眸子緊緊盯著。

    找到錢的時安向前傾著身子將錢遞給了司機,想要推開車門下車,一轉頭就看到站在副駕駛座位窗邊的方露白,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司機看卻一言不發,讓人莫名其妙。

    時安連忙推開車門下了車,沖司機說了聲謝謝,出租車很快發動離開了現場,她看向方露白,卻發現他還看著出租車離開的方向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順著方露白的視線看了看出租車離開的方向,又看了看方露白,伸出手在方露白的面前揮了揮:“方隊,方隊,回神啦!”

    方露白被時安的聲音拉回了思緒,他點點頭,又看了出租車離開的方向一眼,接著跟時安一起去拋尸現場。

    這是第四起命案了,幾個星期內,兇手已經殘忍地殺死了四個人了。

    時安心里有些難受,不忍地別開了視線,站在她身旁的方露白嘆了口氣,隨即走到了現場其中一位正在勘察隊員的身旁,詢問情況。

    勘察隊員沖助手揚了揚下巴,示意他接過自己手中的東西繼續觀察,然后跟方露白向外走了幾步,開始聊起了死者情況。

    時安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穿好鞋套帶上了手套,彎下腰進了勘察現場,跟身旁的同事微笑著打了打招呼,便走到尸體蹲了下來。

    她瞇著眼睛盯著這具尸體,伸手扯開她的高領扣子,果不其然又看到了一條勒痕,勒痕顏色很深,可見兇手的殘忍,用了多大的力氣。時安強忍下心中的氣憤,轉頭解開死者袖口的紐扣,拉開死者的袖子,發現在手臂上有明顯的傷痕,看起來是打斗時留下的。

    第四位死者一定是懂得一些防衛招式的。時安想。

    時安想站起身來離開尸體旁時,眼睛卻不經意看到死者的手掌心有一小塊布料。

    她伸手撿起來放在手心,第四位死者既然可以防衛自己并且跟兇手有過肢體接觸,這會不會是在兇手勒住她時,她拼命掙扎時大力扯下的?

    這邊的時安還在思考,而那邊的方露白已經了解完了情況,他看了一眼站在尸體旁的時安,低著頭看著手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方露白收回目光,對著全體刑警隊員開口:“刑警隊隊友全部跟我回到會議室,勘察隊繼續勘查,有什么情況立刻跟我匯報。”

    ……

    十分鐘后,刑警隊會議室內。

    坐到了會議室的椅子上,方露白偏過頭問坐在一旁正在使用電腦的顧誠:“查到第四個死者的信息了嗎?”

    “查到了。”顧誠點點頭,將電腦的內容放映了出來。

    方露白撐著桌子站了起來,走到了白色熒幕的面前,指著第四個死者的資料開始描述:“這是第四個死者,彭某,31歲,已婚,是一個跆拳道教練,她有一個孩子,今年五歲。”

    方露白頓了頓,拿起嗶在白板上簡要寫下了彭某的個人信息,接著穿過神來,筆尖指著資料的左下方:“第四位死者與前三位死者不同,前三位死者都比較纖瘦苗條,第四位死者由于是跆拳道教練,身體要比平常女子來得壯,力氣也比她們來得大,我向勘察隊其中一位隊員了解得知,第四位死者的身上有明顯到打斗痕跡,說明死者和兇手在死前曾經動過手,兩個人的身上應該都有傷。從兇手可以跟死者打斗再將她制服來看……兇手應該是個男人。”

    時安下意識想到了早上那塊布料,她也是懷疑死者是個力氣大的女人。

    彭某是S市有名的跆拳道教練,要說在這個地方,能比她力氣大的女人真是沒幾個,能跟她有打斗的,大概也只有男人了。

    眾人點點頭,方露白又解說了部分案情,看到時間已經到了飯點,便喊大家去吃飯,吃完飯再回來繼續討論。

    其他人也不推脫,跟方露白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會議室,不一會,偌大的會議室只留下了方露白一個人。

    http://www.awzgz.icu/beimoqudeshijian/105406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wzgz.icu。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gdbzkz.com
完美世界手游魔羽灵pk厉害不